无从谈起

再温柔一点

坑放子博了,不好意思


 @只有一个坑 


其余短篇和完结都不留底,可以去搜微博。

可能会删。

不确定性脱坑,爱你们。




【晨赫】荒唐事



 李晨的眼里满怀着温柔。他最后露出一个笑,慢慢凑过去,亲了亲他深深爱着的那个人的额角。



1.


室外得有近四十度。临近黄昏,日头眼见着是小了,可空气里还粘粘稠稠,闷得跟什么似的。


几个工人不明所以地问他刚进的几箱道具要往哪儿搬,他手里抓着一支烟心平气和地答着,烟头冒着几乎看不见的火苗。


“晨哥。”


李晨微微偏过头。剧组搭得满满当当的绿棚边上立着一个不算小的黑影,陈赫穿的一身黑,带着口罩墨镜,只是墨镜按下了一点,能看见露出的一丁点儿眼睛亮晶晶看他。


李晨耐着性子又指了两个工作人员过去帮忙抬那些乱七八糟的箱子,才随手摁了烟头向他走过去。


“怎么突然到这破地方来了?”


“在隔壁棚有个通告,就半天的活儿,我记着你这时候应该在这边儿拍外景,就想着来碰碰运气。”


陈赫哈了一口气,将墨镜摘了,口罩却还密密实实包在脸上。他脸不算小,鼓起来不怎么好看。


李晨在心里这么叨叨了一下,伸手想帮他把口罩扯掉。手伸过来时陈赫下意识躲了躲,结果两个人都愣了愣。


李晨定了定神,把手里揉成一团的口罩塞到陈赫手里。


“我们今天的量都完成了,等他们整理一下东西就可以走了。”李晨摸摸自己的衣服,把手伸进去口袋里一圈又伸出来,“这么大热的天,想蹭你晨妈的饭吧……你在这先转两圈儿等等我?”


“是有这个意思……”陈赫反应过来“嘿嘿”地笑,“我看着这个时间赶飞机也回不去了,就想着来坑你呢。”


“敢情你是这个碰运气……”


李晨弯了嘴角作他一如既往的无奈的笑。






2.


肉在烤炉上“滋滋”作响,陈赫左手拿着串了烤肉的签条在铁丝网上转,右手捧着一次性碗往嘴里大口大口地罐绿豆沙。


“你慢点……”李晨受不了他一副饿了几十天的样子,“不减肥啦?”


“这么热的天哪还管这些……”陈赫翻了个白眼,“凉快最重要。”


“老板再过来加半打啤酒~冰的啊。”


陈赫吊儿郎当地朝厨房那边招着手。


李晨抿抿嘴:


“这段时间怎么样?”


“来嘞~”


老板一手抓着三瓶啤酒,“哐哐”地一股脑摆在桌上,顺带着招呼几句,“慢点儿喝哈。”


“还不是那样,你还不知道?”陈赫伸手过去开了一瓶,往嘴里灌了两三口,想着想着又补了一句,“挺好的。”


“嗯。”李晨点点头。


“你不喝啊晨哥?我一个人喝没意思。”


“那你就少喝点儿。”李晨白了他一眼,“还没问我孙女呢?能自己走路了没?”


“哈哈哈……快了……”谈起女儿,陈赫眼光都放柔了,他抬起头望望李晨“等……等下次,让她认认真真叫你声奶奶。”


“叫得我都老了。”李晨不知道看着哪个方向,慢慢现出一个笑。


“你本来就老……”陈赫撇了撇嘴,“我说真的,还不结婚,真的你的双胞胎估计真的就没了。”


“这事儿急不了。”李晨笑笑,“倒是你,我问你,娃都这么大了,你还真让人家姑娘没名没份这样载你手上?这可是一辈子。”


陈赫没说话。





3.


两年多前陈赫也是这样醉法,分不清梦里现实。只是这两年陈赫明显又重了太多,便是他不辜负大黑牛这个称呼,最后总算是平安无事把他搬回了酒店,也几乎去了半条命。


而两年多前,两年多前。李晨看着陈赫晕晕乎乎躺在他的床上,浑身酒气,心里突然腾腾地就冒出些无名火来。


两年多前风行刚刚曝出那些视频和照片,那时的陈赫还没经过什么大浪,一路平平顺顺突然遭这些挫折,自然被网上的评论炸得走不出来。


他李晨本就生了一副老妈子心,关键这当头还是陈赫,当然没日没夜挂心念着,一有空就奔过去絮絮叨叨开解他。


那天也是喝了好多好多酒,陈赫抱着他死都不撒手,好久好久突然小小声地哼:


“晨哥,我万劫不复了,你还要我么?”


那时候他和陈赫的状况其实远谈不上要还是不要这样深奥的情侣间话题的。你想想你哥们突然问你要不要他,这破事儿估计换个人以他李晨的胆儿真得被吓疯。可换在陈赫嘴里问出来,李晨觉得挺合适的,也真没什么违和感,好像他们真该到这一步了。


于是他李晨很不怂地亲了上去,甚至趁着夜黑风高干脆就把人从头到脚吃干抹净。等第二天陈赫醒过来一脸“卧槽”看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后来就得过且过将就着粘粘乎乎在一起了。


陈赫爱他,他看得出来,陈赫爱死他了。他俩莫名其妙滚在床上的时候陈赫的眼神热得能把他烫出疤来,然后他心里也滚烫滚烫的,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恨不得把一颗心剖出来摊给他。


那事儿之后在录第二季跑男,有他在陈赫过得其实不算太糟,只是突然被惯出来两个坏毛病,一个是想不开就往死里吃,还一个就是往死里黏他。


他们俩的事在圈里没刻意瞒着,有一次录完节目聚餐,邓超兴许是喝多了些,突然拉着他一个人说:


“陈赫的性子你知道,小孩起来时,是,我生了几个孩子了都受不了他,但冷静起来他比谁都理性。晨儿,你这么掏心掏肺,你会吃亏的。”


他当然知道。


他和陈赫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了,真有什么事,最不值钱的就是他和陈赫的爱情。


吃亏就吃亏吧。


李晨被圈里圈外这么多事磨得这么精的人,闭着眼这样想。


我是甘之如饴的。




4.

把陈赫身上那身黑扒下来,随便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整理好后已经凌晨快三点了。


李晨用毛巾给他擦了一遍脸,想了想还是给他经纪人发了个微信交代了下他这么大只人的行迹。


把灯关了要躺下睡时陈赫突然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李晨靠着本能手就往他脑门上揉了一把。


“晨哥……”陈赫大着舌头把头慢慢地蹭到他肩窝上,“你说我们傻里吧唧走这么一遭,你后悔过吗?”


李晨顿了顿,侧过身子避开了正面,“啪”地燃了一支烟,探进喉咙里深深吸了两口,才感觉到恍恍惚惚的苦意被消磨了点儿。


“后悔啊……”


李晨回过头去看他。




分手是李晨提的,那段时间其实两个人都忙着,但其实也不太忙,是跑男的空窗期,他要去做导演,陈赫要拍戏。


那一天见面,散时两个人全副武装找了条没有人的街走着,他就水到渠成说了那句话。


陈赫低着头看不出情绪,等走完那条路,李晨才听到他低低沉沉一句“好”。


李晨一颗心飘着飘着,被一句话砸回了心里,一时竟然也没觉着有多痛。


陈赫那时也问他:


“你后悔吗?”


李晨说不。


“是我招惹你的。”他说。


然后他就看见陈赫眼圈儿红了,他的心才开始从那块石头底下颤抖着,钝痛钝痛。


再后来有一次,陈赫跟他说:


“其实我已经准备好就这么过一辈子了,我把自己载在你身上,就没想着自己能爬出来。”


“你为什么不坚持久一点呢李晨?”他说,笑着的,“再久一点,再久一点我就向你求婚了,我都快要计划好了……”


……



李晨一手拿着烟,另外一只手往眼角抹了抹。


“我收回我的话吧,陈赫……我真不该招惹你。”


陈赫迷迷糊糊笑了一声,笑容在李晨复杂的心绪里看上去有些苦,就歪在李晨怀里算是彻底睡死了过去。


“可谁招惹了谁,还真说不清……”




断断续续的烟雾从李晨手边散出来。


窗户没有关,但周围没有大棵的树,没有蝉叫声,山中的夜里静得一点点声音都没有。


李晨好像听到有潺潺的水在流,流了好久。


他凑过去,在陈赫额头上吻了一下。